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生活频道

暴雪中的合肥:红了“托举哥” 亡了等车人

发布:2018-1-4 14:32:21  来源:转载

1月3日,下午5点半,下班时分,安徽合肥天空,飘起纷纷扬扬的雪花。

  这是2018年的第一场雪。合肥地处江淮之间,相比北方,气候更加温暖潮湿,冬季降雪概率也低出不少。很快,不少市民的朋友圈,被新年初雪刷屏。

  网络上一片兴奋之声背后,危机正在袭来。安徽省气象台消息,1月3日17时30分,安徽启动重大气象灾害(暴雪)III级应急响应。3小时后,暴雪预警信号由蓝色提升为橙色。

  路面上的雪越下越大。当地市民拍摄的视频中,鹅毛般的大雪从空中飘下、堆积,地面和屋顶很快就一片素白。一夜降雪后,4日上午,整个合肥市区都被积雪覆盖。

  风雪中的“托举哥”

熊陈站在公交车顶,手中托举着一束电缆。图片来源网络熊陈站在公交车顶,手中托举着一束电缆。图片来源网络

  4日凌晨,合肥交警庐阳大队协警熊陈接到领导电话,要求他6点半之前到岗。

  熊陈今年24岁,毕业3年多,2015年加入交警队,负责路面巡逻。对他来说,这样的“紧急处置”已经司空见惯。每年到冬季结冰时节,队员都会提前半小时到岗,赶在早高峰前,对路面进行例行疏通,排查交通安全隐患。

  7点左右,熊陈和同事开车,行至合肥蒙城路与沿河路交叉口的蒙城路桥时,看到路边一束电缆垂了下来。

  这是一种电信光缆,外面包着绝缘皮,一头连接着电线杆,另一头已经脱落,悬在路面上。

  此时,路上车流还不多,但早高峰即将到来。熊陈知道,如果不及时处置,脱落的电缆将会影响行车安全。

  熊陈事后回忆,自己试过很多办法。起初,他想借助工具将电缆托着,然后“甩”到路边。于是他从附近店铺借来竹竿、拖把,但实际操作时,发现效果很差,“电缆又重又细,一般的东西挂不上去,加上电缆表面有雪,所以很滑,一顶就顶到边上去了”。

  一番折腾后,路上车辆渐渐多起来,熊陈觉得“没有时间了”。他用手触碰了一下电缆,确认没有触电危险后,决定用手托着电缆,给同事争取处置时间。

  一辆刚出发的电动车正好经过,经过商量,司机将公交车停到脱落的电线下方,熊陈爬到车顶,高举起电缆。身上仅穿一件外套和雨衣的他,在车顶站了20分钟,他觉得“快要冻僵了”,但顾不上那么多,因为“早高峰堵上就麻烦了,很多人会迟到。”

  从车顶下来,熊陈看到路上很多人在拍照,他没有在意。此时距离上午执勤结束,还有三个多小时,他得接着去下一个路口巡逻。直到中午休息时,熊陈接到不少亲戚朋友电话,才意识到成了“网红”。

  漫天大雪中,身穿制服的熊陈站在公交车车顶,手中托举着一束电缆。合肥街头的“托举哥”,成为大雪首日一景。

  垮塌的公交站台

  雪还在下,道路已经被积雪覆盖,居住在合肥市区的居民,不得不步行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。

  望江路是合肥城南的一条干道,沿路有中铁四局、中国建材合肥水泥设计研究院等机关单位,以及多个住宅小区,人口稠密。道路沿途,设有多个公交站台。

  4日上午9点,早高峰接近尾声,望江路到石台路一带的公交站台,不少市民正在等车。

  危险不期而至。合肥当地网友发布的图片及视频显示,公交站顶部积雪数厘米厚,并出现垮塌。画面中,几名市民捂住头部,疑似被砸伤,地上有明显血迹。

视频中多名市民疑似被砸伤。图片来自视频截图视频中多名市民疑似被砸伤。图片来自视频截图

  合肥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和芜湖路派出所确认了这一消息。从上午9点起,合肥110报警平台已经接到多起警情,都是公交站台垮塌伤人,范围集中在合肥市区望江路与石台路一带5个BRT快速公交站台。

  警方初步判断,站台顶部积雪未能及时清理,导致承载压力过大,进而出现垮塌。

  合肥市第三人民医院宣教处一名工作人员说,该院已收治约20名伤员,全部是等车时被垮塌的站台砸伤,主要为外伤,但有两人伤势较重,已经住院观察。

  被雪阻滞的救护车

  下午,悲剧传来,收治伤员的解放军第105医院确认,一名伤者医治无效去世,尸体停放在医院太平间。

  死者姓王,今年61岁,是一家餐饮公司的会计。垮塌发生时,她没有来得及逃生,当住在附近的家人赶到时,她已经说不出话。

伤者被送往医院救治。图片来自视频截图伤者被送往医院救治。图片来自视频截图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5-2017 版权所有:青岛网 青岛传媒网 atQingd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客服QQ:2792255827 运营商:上海远方的田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

客服热线:1861-532-4884(青岛) 021-34121912(全国)

ICP备案号: 沪ICP备11035786号-6